是說在台灣藍綠版圖的發展歷程中,並不是完全鐵板一塊,雙方都曾經出現過很劇烈的結構變動。以綠營為例,一開始的主要支持者,其實集中在各大都會地區,因為自由、民主的概念,往往都萌發於高級知識份子,並擴散於城市裡的中產階級。這也是為什麼台北市議會,是民進黨成立前,黨外運動最為重要的活動舞台之一。而在民進黨成立後,綠營支持者的結構會出現轉變,肇因於民進黨的不同發展策略。

民進黨是一個由各種黨外組織所一起建立的新政黨,在這些組織中,有一大部份強烈支持台灣獨立運動,導致民進黨成立不久後,就陷入了路線辯論。有一些反對國民黨專制,但本身認同中國意識的異議份子,後來不是淡出民進黨,就是邊緣化,民進黨則逐步與台灣獨立運動結合。這樣的結果,當然造成民進黨屬性的改變,開始發展出以「台灣本土意識」為基礎的論述,並以「台灣人」的政黨自居。

民進黨的這種策略,無疑會失去外省族群的支持,由於過去台灣獨立運動被視為是太過激進的主張,甚至有可能引發戰爭,因此也不受追求穩定的中產階級歡迎。在這種情況下,高舉台灣本土意識,推動台灣獨立運動的民進黨,自然而然的,也朝著草根發展,爭取台灣基層社會的支持。這樣的發展方向,到了陳水扁的時代,幾乎達到最高峰。剛好陳水扁又是一個出身自農村貧戶,靠著自學努力而翻身的成功故事,再加上他充滿庶民魅力的特質,與國民黨自身的分裂,讓綠營首次拿下首都市長寶座。

當時民進黨的主要策略稱為「從地方包圍中央」,自許為台灣基層勞工、農民的代言人,在不少地方縣市頗有斬獲,特別是在中、南部以閩南族群為主的農業縣市裡,也逐步奠定了今日北藍南綠格局的大致基礎。而陳水扁拿下首都市長寶座後,更結合民進黨的執政地方縣市,形成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。當時綠營支持者的構成主力,是閩南族群的基層勞工與農民,與出身這些工、農家庭的子弟。也因此常被藍營嘲笑,綠營支持者是二低一高,就是學歷低、收入底與年齡高。

當然,藍營這樣的歧視並不公允,這種輕視也招來了接下來的大敗。連任市長失敗的陳水扁,在地方包圍中央的策略下,再次因為藍營的分裂,首次取得了政權。在陳水扁執政的八年內,台灣本土意識的發展突飛猛進,甚至進一步向下紮根,但福兮,禍之所伏。在陳水扁執政的中後期,台灣獨立運動變的更為激進,再加上朝野的激烈政爭,藍營的惡意攻訐,都讓都會中產階級對民進黨深具戒心。這也導致受到中產階級歡迎的馬英九,能擊敗民進黨,再次拿回政權,完全執政。

民進黨在大敗後,群龍無首,各派系暫推與民進黨淵源不深的蔡英文,擔任黨主席一職。蔡英文的風格明顯與陳水扁不同,在接下來的八年內,與獨派保持的若及若離的關係,在國家認同的立場上,謀求反共保台的最大公約數,不特別排斥中華民國的體制。這在某種程度下,化解了中產階級的疑慮,再加馬英九執政八年的滿意度創下新低,過去太過親中的批評又引發太陽花學運,終於讓國民黨再次失去政權。

蔡英文從2008年開始,擔任民進黨主席,雖然其中有兩次為敗選下台負責,但任期加起來已近十年,對民進黨的發展有非常深遠的影響。

蔡英文政府的執政方向,很明顯與陳水扁時代完全不同。蔡英文並未大力推動以正名制憲為主軸的台灣獨立運動,反而推出一系列的進步政策,從無核家園、同婚議題到綠能風電,大多符合中產階級與青年人的喜好。嚴格說來,蔡英文從接任民進黨主席的八年,到執政的這五年時間,走的都不是民進黨的傳統路線。這樣的結果導致綠營支持者的結構又出現改變。從好處來看,蔡英文大幅開拓了民進黨過去較難觸及的選票,如都會中產階級、婦女票與青年選票,這也是蔡英文能成功連任的重要關鍵。

簡單來說,民進黨原本擁有的勞工與農民選票,再加上部份中產階級、婦女票與青年選票,讓蔡英文可以獲得過半選票而勝選,但問題在於這兩者之間其實有互斥性。這從後來的同婚議題,引發綠營的內鬨,就可見一斑。很多進步議題其實不見容於民進黨的原有草根支持者,甚至傷害過去支持者的利益。蔡英文執政時,綠營屢屢爆發路線之爭,其實就是反映出這種問題。強烈支持台灣獨立運動的民進黨派系與黨外的獨派組織,甚至集結想要推翻蔡英文路線,只是最後並沒有成功。

在某種程度上來說,韓國瑜能意外擊敗民進黨的高雄市長候選人,就說明了民進黨目前所面臨的困境。以勞工為主的高雄市,舊縣區也有大批的農民,雖然長期被視為是民進黨的鐵票區,但民進黨只擁有些微的過半優勢。前市長陳菊的執政包袱已讓選情不樂觀,國民黨又成功操弄公投,利用這些進步議題下的矛盾,擴大了綠營支持者的分歧,成功裂解了綠營在蔡英文路線下的脆弱團結表象。雖然韓國瑜後來因為野心過大,第一任任期還未過半就參選總統,結果被罷免,民進黨僥倖拿回高雄市,但並不代表這問題已經解決。

就目前來看,說民進黨已經因為蔡英文路線,轉型為以都會中產階級為主的政黨,還言之過早,但民進黨的傳統支持者逐漸流失,卻是事實。蔡英文開拓了許多婦女與年輕選票,這是她成功的一面,但如何安撫對民進黨越來越失望的傳統支持者,恐怕也是民進黨未來的重大課題。特別是都會中產階級通常擁有較大的媒體發言權,在這個網路時代,關心政局的綠營知識份子很容易製造出聲量,但問題在於選舉是數人頭的戰爭,聲量並不一定代表選票,在蔡英文的任期結束以後,民進黨要如何團結綠營支持者,恐怕將是一大挑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