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在樹洞中的討論,覺得挺有意思的,拿來講一下。這篇多為個人的經驗跟想法,沒有學理或是論文可以看。

先提一下個人紀錄,筆者從2007年開始寫部落格,確定記錄在電腦中,有編號的文章,大概1,000篇以上,平均超過2k字。去年開始的方格子專欄,20多個系列短篇,平均超過8k字,其餘的草稿跟未編號隨筆,沒有去算。如果要把2015年開始的臉書算進去,平均應該可以達每周2篇,每篇1k字以上吧。若再把2007年以前在論壇,或BBS年代的廢話算進去,應該會更多。

嗯,應該遠遠不如寫作專家,但要稱廢文高手應該是沒太多問題。

寫作要練,最好找人指導

總之呢,筆者個人的經驗是,要把一個有符合三段論的論述好好寫出來,或是至少有條理的敘述自己的想法,沒練個二、三年應該做不到。除非你有人帶,教你潤飾文章,不然就真的是個人天賦很強。其實,看網路上的背景,有人社科基礎的,出社會後寫東西應該都符合這些基本條件。

有人帶的成長速度會很快,筆者就曾經請前輩指導過,好好學被劃掉的重點,會比自己反覆練習快好幾倍。尤其是有專業性知識的部分,不懂就是請教其他老師、學長姊,別在那邊自己查網路後望文生義。等到可以看到一個現象,就能夠好幾個理論學說去解析,或反過來用現象去判斷理論的適用性,應該十年時光就過了。

這期間還得要讀很多書、累積很多經驗,請牢記中學課本這句話:「學而不思則罔、思而不學則殆。」

那麼,為何有人寫出來的東西,依然會欠缺普及性?


文長會勸退讀者,也不見得代表品質

筆者的看法,這是資料看的不夠多,導致必須用非常多繞圈的方式去闡述一件事情,又稱為套套邏輯。但這也必須講清楚,寫作的對象若年齡層低、知識水準不夠,你還是得繞一大堆圈去闡述,不然人家看不懂。

這兩種繞圈法表面上似乎一樣,內涵可是差很多。最大的差異是,套套邏輯的繞圈,是A套B、再套C、然後套回A,為了教學需求的繞圈,是A繞A+回來,再繞去B+解釋,接著把C到C+談一次。

套套邏輯,放大規模來看就是一個大圈,繞來繞去回來指向原點;教學用的多面向解釋,會像是好幾個小圈排成梅花狀,但全部指向圓心。兩者差異很大,但對閱讀能力不夠的讀者來說,看起來「都很像是為了解釋同一件事情一直繞來繞去」。

網路上就出現看到長文就跳到結尾(按end鍵)、或開頭要講文長慎入的文化。這種心態導致懶人包的弊病。原本為了把事情簡化解釋的懶人包,卻常常變成修飾辯護用的政策文宣包,而且各方陣營都會抓著自己的當寶,拿著敵方的痛打,但在一般人眼中,兩邊根本沒有差別。

不過在有閱讀訓練過的人看來,差異會非常之大,最大的差異在論證品質,以及敘述迴圈的繞法。嘛,總之這不是筆者這篇的主題,就先跳過。

E

普及性跟精簡度能否兼顧?

普及性跟精簡度,是否無法兼顧?

這邊先說明,普及的意思,是要正確表達內容的含義並推廣,但現今許多人所謂普及,比較像是在傳教。普及跟傳教,差別在於有沒有讓你去論述,准不准你論述,不僅正面還得反面討論,通通不准反駁的,已經不止是傳教士,是狂信徒。

回到主題,筆者認為這要看題目而定,越是簡單的道理越可行,像是水往低處流這種論述。而這隱含著一個道理,因為太過簡單到日常可知,人類生活常識所觸及,故我們在看到這種論述的同時,可以馬上有各種經驗協助理解。

這其實有擔任過幼教的老師,應該就很清楚筆者想表達的意思,幼兒園的小孩真的是白紙一張,你認為非常簡單的事物,解釋起來都很困難,因為小寶貝們根本沒經歷,無法理解你想描繪的對象。我們得用各種具象的描述協助理解,在沒有教具可用的情況下,要從抽象化的概念變成圖像式的描述,敘述長度就會膨脹。

筆者的意思是,從幼教跟安親班的經驗,可以這樣對讀者說:

「你想要闡述的主題,以及其受眾對象,兩者的知識背景需求落差越大,就越難兼顧普及與精確性。」

好比說,我們以前在物理所開會,講者秀出的圖片、敘述的文字,對我們來講都是基礎,但拿去給中學生看,根本是有字天書。而會議可以很精簡的結束,講者能夠兼顧普及與精確,完全是我們的物理底子夠厚,參與者的程度落差很小。

但若筆者想要把一場奈米材料性質的會議內容,拿出去給社科所的人看呢?恐怕得把會議敘述擴充好幾倍,才可以兼顧到普及與精確性。因為,社科所的人的物理基礎,恐怕最高就是台灣的高中程度,筆者得把內容一條條都額外解釋,還要插圖表達,不然一定失敗。想要精簡化嘛……還是算了,我們又不是想要傳物理教。

普及化跟精簡的能力,也是一門專業

所以各位讀者可以理解到,筆者為何寫東西的廢文感很重?這往往代表您的程度已經上來了,覺得許多道理不用說也會,何必多此一舉繞個圈子講,裁掉那段、減掉這段還是可以懂啊!!!

這應該是筆者要對您說「厲害!佩服!」才是,表示您的程度超過這篇文章很多很多了。

精煉文字的過程,個人回顧過去寫的文章,大概花了十年有餘,才能把各種大學以上的知識,修飾到中學生可以看懂的程度(看文章內容而定)。這可是筆者自己也有教書的經驗,可以隨時調整敘事內容的結果,換作是完全沒有教學經驗的學者專家,恐怕是做不到的。

簡單說,就是普及化跟精簡度,也是一門專業,不花時間去練,做不到就是做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