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篇提到新街的一家韓國酒吧叫Hanjan。在店主把老店屋修整以後,露出的立面才揭露它的前身是“共益金碹有限公司”。

我想共益當年說不定也像其他金鋪一樣,在五腳基掛上小招牌提醒路人進來看看。總之Hanjan也在五腳基上掛上類似的招牌。

超可愛對吧,而且寓意超清楚。炸雞+啤酒也是他們家的絕配,雖然我常點的還是清香的馬格利(韓國米酒)。

去年年底難得有解封+允許堂食的一段時間,可以好好享用韓式拌冬粉與烤肉。當然他們家好吃的不只是這些。

新街作為老街,美食應該不算少吧?的確有三家歷史比較悠久的老店,只可惜都不是我的菜。

“全馬歷史最悠久的扁擔飯”Hameediyah就坐落在新街,這家傳承了六代、有多家分行的印裔穆斯林餐館即使在疫情中,依然大受歡迎。只是我不太喜歡他們家偏甜版的印度香飯,加上懶得排隊,就允許自己一直錯過。

另兩家都是以點心、熱炒為主的中式餐館:創立於1923年、位於新街頭萬山附近的宜香茶樓飯店;1932年開業、坐落在新街中段部分的桃園雞飯茶樓。

想拍宜香茶樓飯店的立面時一直被門前的大叔盯著,想走到角落處再拍,結果不小心歪掉了。先前跟朋友在那聚餐,曾被他們家的南乳炸雞驚艷,但有可能是因為我們家比較少做炸物,少見多怪。宜香的中秋月餅也是遠近馳名的。他們在中秋節時會掛上五代相傳的燈飾招攬顧客,以下鏈接可以看到老燈飾的照片喲。

E


即使曾傳出衛生問題、要價太高等負面新聞,但桃園依舊是附近很多叔叔伯伯上午喝茶吃早點的地方。曾訪問的一名大叔天天上午六點都去桃園報到,現在封鎖、禁堂食,不知道打亂了多少人的生活作息呢。

新街還可以吃到漢記豬肉粉,那是少數讓我爸覺得好吃的廣東人美食。畢竟新街廣東人偏多,食物口味偏甜;我們家潮州人好鹹,漢記調得剛剛好又不腥臭的豬肉湯是很完美的。

不過,漢記的發跡本不在新街,而是新街隔一條街的日本新路(Kampung Malabar),開在新街的是後來設的分店。

幾年前我也曾帶我爸吃新街上頗有名的鴻記雲吞面,怎知它不知何時開始不再加豬油渣,加上以現做竹昇麵為名的麵條竟不夠彈牙,父親大人一整個超不高興。無論如何這家店還是很受歡迎的,常常滿座,只可惜今年初業主欠下巨債而鬧得滿城皆知,如今不確定是否改頭換面再營業。

E

我爸對美食的挑剔,就連大受遊客歡迎、多家旅遊雜誌或部落格介紹的多春茶座也未能倖免。我們帶他出門覓食常常都是戰戰兢兢地,而且還要再三確認,最好餐館老闆能夠每天都把餐點控制在水平之上。

也因此,我當然不敢給他介紹三砲台茶餐廳,那是一家超適合年輕人與打工人士,提供快速、簡便、分量不小的套餐的港式餐廳。我最愛他們家奶茶,也喜歡印尼國民泡麵Indomie配上香腸或火腿片、雞蛋與少量的蔬菜的高卡大餐。上午開會要是被老闆激怒,下午就會躲在這裡豪吃一頓。

可是,疫情限制了堂食的顧客數量,加上現在學校與辦公室的運作都大受影響,我已經許久沒見到三砲台老闆親切/不親切的臉了(總覺得廣東人打招呼的方式總是不怎麼親切,但正是習慣了這樣的打招呼方式,又覺得好親切)。

我有一陣子還迷上三砲台的豆腐火腩飯,俗稱“男人的浪漫”。連跟相約去三砲台吃飯的朋友用的暗號就是“浪漫”。火腩是被再重新烹調的燒肉,吸了醬汁後覺得特別好吃。重點是三砲台的豆腐火腩飯不會太咸,我既然骨子裡喜歡加醬油,但也深知太鹹不好。

好吧,看來今天該來去新街外帶個什麼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