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2020東京奧運」有助喚起「台灣人民自決意識」

-但日本政府無法介入-

本文撰寫動機來自「2020東京奧運」大會期間和日本退休教授往返書信中,對方文中感言(意譯):「東京COVID-19疫情嚴重時刻,然日本政府卻罔顧日本國民之安危,優先主辧2020東京奧運,這不是人禍什麼才是?…」。日本政府在亞洲疫情嚴峻之際,堅定主辦「2020東京奧運」,致使東京等地之疫情雪上加霜,為減輕醫療體系之負荷,近日日本政府甚至發佈「居家療養令」,再度引發民怨可想而知。

今年日本主辦「2020東京奧運」造成官民對立之局面,個人認為主要是因為,全球面對亞洲霸權中國,企圖以「中國病毒」挑起生醫世紀戰爭之際,確實需要另一亞洲大國日本,承擔起具歷史性意義之重責大任。以下筆者以個人觀點,解讀日本政府堅定主辦「2020東京奧運」之立場和用意。

立場用意之一、日本政府不畏堅難,為履行「主辧承諾」全力以赴。「誠信」是日本民族立家、立國最基本之信念和原則,對內如此對外亦然。日本政府堅定主辦「2020東京奧運」,除了向國際社會表達日本政府的基本信念和原則之外,亦有挑戰中國病毒散播者中國之意味,同時也隱晦獨裁中國違反對香港實施「一國兩制」之承諾等,同為亞洲大國,日本、中國治國之信念和原則天壤之別。

立場用意之二、日本政府願意承擔具有歷史性意義之重責大任,在此時刻為民主自由世界和社會共產主義,提供一個代表和平象徴的競技場域。日本乃歐美國家在亞洲地區之重要夥伴,是民主國家陣線、印太區域之重要成員之一。日本政府希望藉由主辦「2020東京奧運」機會,重申奧林匹克主義和精神:相互理解、友誼長久、團結一致和公平競爭。自2019年底「中國病毒」疫情肆虐全球以來,以美國為首的民主自由世界和以中國為首的社會共產主義,兩個不同價值的世界相互對峙且持續升溫,國際情勢經常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之下,日本政府認為,此時主辦「2020東京奧運」可以緩和美、中兩陣營間的緊張氣氛,並凝聚所有國家官民同心之效果。

立場用意之三、這部分是個人對日本政府堅定主辦「2020東京奧運」最重要的解讀。因為攸關台灣的未來前途,希望堅持台灣獨立建國的台灣人有機會省思。如所周知,大會期間不少台派媒體和政評節目皆大力報導,主辧國日本在介紹台灣選手時,廣播音聲皆以「台灣Taiwan」取代「中華台北」,可見包括日本也支持「台灣正名」,然個人認為這是日本政府有心對抗霸權中國,刻意安排區別中國、台灣選手之方式,另一方面應該也是順應長久以來,大多數台灣人對「正名」意義的認知。

然,近年美國等民主國家陣營,已多次含蓄的邀請台灣成為國際法國家,一起對抗霸權中國,加上2018年「反併吞、反一國兩制」、「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」,是二十多年來人數最多、規模最浩大的台灣社會運動,兩運動的過程和成果,皆受到國際媒體所矚目和報導。日本與各國都感受到台灣人民迫切希望早日和對岸中國切割關係,因此日本政府期待,此回日本以「台灣Taiwan」取代「中華台北」之方式,能讓更多台灣人主動的思考「國家名稱」正確之意義。在此必需提醒的是,因為「台灣」不是「台灣共和國」,即使改為「台灣Taiwan」名號,因為沒有「國家」的含意,中國的「台灣」勢必如影隨形。

「台灣正名」和「台灣獨立建國」,雖然都使用台灣名稱,但是之間的差異很大。前者雖然把「中華台北」改為「台灣」,但是還是沒有完全脫離一個中國。後者是使用「台灣共和國」,是新國家的國名。大多數台灣人之所以對「台灣正名」產生錯誤的認知,主要原因在於對「中華民國的法定位真相」沒有正確的認知,而這是說明「台灣正名」並不能建國,所以不應該被誤用之重點。「台灣正名」(更改中國的舊政府名號)其實還是在一中框架下,繼續和中國的合法政權爭一中法統,更是招引北京政權得以順理成章併吞台灣的主要原因。

喚起「台灣人民自決意識」日本政府無法介入。「台灣獨立建國」需要由台灣人民「主動的」站起來,向國際社會正確的發聲,將「台灣問題國際化」,促使美、日等國家得以「合法的」協防台灣唯一的方式。包括排除中國因素阻擾,可以直接對台灣政府提供國際認證疫苗。然,由於傳達「中華民國的法定位真相」、對「台灣正名」正確的認知等,雖然可以喚起「台灣人民自決意識」抬頭,但是日本政府或美國皆無法主動介入,因此在中國病毒侵入台灣之際,日本政府只能和美國,在北京當局默許之下,繼續採取所謂的「戰略模糊」策略,必須經由中國的舊政權中華民國的台灣當局,將國際認證疫苗提供給台灣人民。然這樣的做法會使台灣人民繼續維持現狀,信任、依賴中華民國的台灣當局,對喚起「台灣人民自決意識」目標乃背道而馳。包括近日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首批對台軍售案等,其實都會使中華民國體制現狀繼續維持下去,無益台灣建國運動。台灣人民有必要認清,美、日等國支持一中之下的中華民國體制,是一種「戰略模糊」策略,會阻礙「台灣人民自決意識抬頭」。因此台派團體和台灣人民應該及早主動的站起來,不能再依賴無意願獨立建國的維持現狀派人士,以務實之各式各樣方式宣布獨立(參考拙文〈將中國的歸還中國才能救台灣〉),建立屬於台灣人自己的國家。

最後,再次引用美國前駐聯大使送給「台灣人民」最後一句話:該影片可說是美國官員首次直接對「台灣人民」發聲,而不是對中華民國(中國舊政權)的台灣當局發聲。該影片最後克拉夫特大使代表美國政府向台灣人民表示: 「我的任務要到向台灣人民發聲才會完成」,可見美國政府有意區隔「台灣人民」和「中華民國台灣當局」兩者是不同的法主體性和意向。美、日等民主國家都清楚明白,中華民國台灣當局對台灣未來之方向,和台灣人民的期待並不相同。台灣人民的使命任務尚未完成,應該效法日本政府不畏堅難,再接再厲舉行東京奧運的精神,不應該隨著東京奧運落幕而消失或自我放棄台灣建國運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