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欄今年三月(姚,2021a)預告通脹重臨,7月(姚,2021b)再提出全球海運缺櫃問題,通脹或滯脹已無可避免。經過半年時間,全球通脹率急升,航運問題繼續惡化,多國從通縮轉向通脹,通脹在第二、三季更出現大幅攀升現象。

圖1顯示美國的通脹率已連續兩個月上升5.4%,歐洲地區的通脹率在8月份突然升上3%,已是十年未見的高通脹率,英國的通脹率也打破2%,香港的通脹率更是一舉突破3%關口,與去年9月的-2.2%相比,高低位相差6%!

圖1 各地通脹率 來源:Trading Economics

其他多國亦同樣出現明顯通脹回升現象,譬如澳洲和紐西蘭在今年第二季的通脹率均由1.1%和1.5%升上3.8%和3.3%,都是十年未見的新高;新加坡和南韓的通脹率雖然只升至2.5%左右,但其拾級而上的趨勢不禁令人憂慮;即使如澳門的嚴重通縮地區都回復通脹。

智利央行在上周率先加息75點子至1.5厘,紐西蘭央行已出口術預告即將加息,美聯儲減買債如箭在弦,似乎各國央行已意識到資金氾濫已引發通脹問題,但由於疫情持續不退,央行未敢大幅加息,令通脹問題難以在短期內解決,加上航運出現嚴重問題,貨櫃成本愈來愈貴,如在通脹火上加油。

高通脹的範圍以基層生活的必需品最為嚴重,譬如香港的綜合通脹率是3.8%,但甲類通脹率卻升上8.4%,反映物價飛升較集中在基層生活產品,如糧食等,詳情可參考我在今年5月的文章:(姚,2021c) 國際糧食價格颷升。

在此當前形勢,疫情難以在短期內退卻,表示貨櫃短缺問題將繼續影響物流成本,更嚴重的問題是當物流中斷,而存貨又快將耗盡,到時是加價兼無貨,有錢都買唔到,情況實在令人擔心!

事實上,由於早前各國央行大幅放水,推高通脹是央行的政策目標,解鈴還須繫鈴人,央行一日不收水,通脹一日無法解決。我的解決辦法早在五年前已提出,就是及早提高自給率,我在7月(姚,2021d)仍在呼籲提高自給率,可惜新界東北的農場已一去不返,令人不勝唏噓!

大家認為應該如何應對高通脹和貨物短缺等問題?

參考:

姚松炎 (2021a) 通脹急速回升,方格子,3月18日。https://vocus.cc/eyanalysispoliecon/60530416fd89780001d04eed 

姚松炎 (2021b) 通脹定滯脹?看水漲或成本漲,方格子,7月15日。https://vocus.cc/eyanalysispoliecon/60eea574fd89780001a5cac9

姚松炎 (2021c) 國際糧食價格颷升,方格子,5月28日。https://vocus.cc/eyanalysispoliecon/60b0b544fd897800012ac3b5

姚松炎 (2021d) 提高糧食自給率對城市韌性的重要,方格子,7月18日。https://vocus.cc/SD_ecofriendly/60f40434fd897800016625d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