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所謂的感性,是擋不住的;擋得住,你這個人也沒啥味道了。』

李安導演說。

拜新冠肺炎所致,現在沒辦法再次站在府城的全美戲院前,望著國寶級顏師傅一生懸命的手繪看板,往民族路二段的方向,赭紅色的武廟牆邊,赤嵌樓前的人聲鼎沸,職人汗水所編織而成的百年榮光,也只能徒留腦海的記憶中…

連得堂煎餅、大灣花生糖、同記豆花、萬川號古月餅,唉唉。

戶長大人冷冷地說,哼哼,既然沒有一個地方相對安全,可能一個實聯制的足跡就會莫名奇妙被匡列,那乾脆…

戶長大人的防疫料理:#度小月擔仔麵跟芋粿!(哇!這是哆啦A夢的口袋嗎?)

津津有味、外加「狼吞虎嚥」地品嚐完成度將近滿分的府城點心,嘴裡還留有鮮蝦跟肉燥的餘香。古都美食當前,我不敢自稱「飲食男女」,但面對疫情的起伏不定,警戒再度升級的蠢蠢欲動,若持續用「理性」看待,可能真會崩潰,不妨換個角度,從「感性」的天真浪漫出發,人嘛,不就是兩萬多個的日子,找機會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情,開心又充實,啾咪⋯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