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Republic of Agora

荃湾开花事件


2019年11月10号晚,荃湾内街发生了“开花”事件,我和Betty目击了19:30到22:50的事件片段,本文是目击记录。

Pang | 2019.12.05

19:30 前奏

我和Betty决定去看看荃湾开花的现场。下了楼穿过荃湾公园,过了杨屋道,沿着禾笛街走到沙咀道。

沙咀道和大河道交界处有很多记者,大河道以东聚集着示威者和街坊,而大河道以西有大量警车,天桥上也有警察走动,不时用电筒照射人群。有黑衣人在荃新天地前挖掘砖块,而周围街坊则不时地指骂警察,沙咀道地面上已经被铺上了不少砖块。

除了叫骂声之外,现场还算平静,下班回家的路人若无其事地在警察和示威者身边经过。在荃新天地门口我们还见到了著名的“守护孩子”成员,其中一位老人家带着头盔,脖子上挂着防毒面具,还拄着拐棍。

看到双方暂时没有动作,我们就沿着沙咀道向东,众安街黑衣人聚集的方向走去。一路上可以看见每个街口都有垃圾桶、铁马、各种垃圾、建筑材料做成的路障,因为路障的原因,路上也停了很多巴士和私家车。

走到众安街,刚好撞见几个黑衣人撬开”优品360“的木门,正打算进入破坏。大部分街坊和记者只是在外观看,虽然也有人叫好。但经过这几个月的”装修“,360内部早已面目全非,只剩下没有搬走的货物散落在地上。众安街远处有警笛声,不知是警车还是救护车,但并没有向示威者靠近。街边听到有黑衣人叫“手足们”早点休息,明天一早“要返工”,意指第二天的全港罢工和堵路。

我们沿着众安街向北走,再由海坝街回到大河道。

20:15 进攻

这时沙咀道上气氛紧张起来。防暴警察由十几辆警车上走下来,在沙咀道和大河道交界处排开,前后大概有4-5排,人数上百名。防暴警察和普通警察最大的区别是面罩钢盔,防毒面具和及地的长盾,还有手上猎枪式的防爆枪。我不记得警察是否用了高音喇叭警告示威者,但他们举起黑旗,命令示威者离去,不然释放催泪烟。

我们站在大河道上,看不见沙咀道东面示威者的动静,但沙咀道上聚集的街坊并没有散去,只是移步走到街角,给警察让开了一条通道。

于是警察开始向前推进,他们保持一字排开的阵型,步履稳健但没有跑起来,一边走一边用手持发射器发射催泪弹。

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催泪弹发射。

催泪弹带着火星,沿抛物线落在几十米远的地方。周围观看的街坊立刻开始指骂警察,“神经病”,“DLLM”。但警察没有精力理会,径直沿沙咀道向东开过去,身后跟随着大批记者。

我俩只有口罩,前方烟雾弥漫,所以要等警察走过好一阵才能追上去。这时空气中仍然有催泪烟的气味,只不过因为有风,很快散去,虽然呛鼻,嘴唇边的皮肤和耳垂也开始发痒,但还没有严重到不能前行的地步。一路上可以看见有FA帮街坊用盐水洗眼。

走回到众安街时警察已不见踪影,路障已经被清理到一边,街口只见一个身穿“议员监察”背心的区议员,手持便携式扩音机,在指挥着交通。整个事件中都可以见到他的身影,走路不紧不慢,在警察和街坊之间扮演者调停者的角色。虽然两边都不讨好,警察也时不时粗鲁地叫他离开,但我估计这对他日后区议会选举会很有帮助。

20:49 截查

突然一帮警察从众安街南面出现,又拐回到沙咀道上。我们被撞了个正着,只好跑进一个小巷子里。警察虽没有打人,也没继续放催泪弹,但是用警棍指着并高声叫嚷着让街坊离开。虽然回港已经一个多月,但这次在巷子口是头一次近距离接触防暴警察,Betty有些害怕,我想起电视上的镜头也有些紧张。

警察没走多远又停了下来,将跟随的记者挡在了一排巴士之外。我们在街对面看不见巴士后面发生的事情,但可以看见麦当劳的招牌,和餐厅二楼的落地玻璃。过了一阵防暴进入餐厅,靠着窗边的四个年轻人被命令出示证件,打开书包。警察最后抄录下了资料,拍摄了年轻人的样貌,但没有逮捕他们。

楼下一大批记者围着一批警察,警察正在盘问两个身穿黑衣的年轻人,期间发生口角,最后警察将两人带上警车。

围观的街坊开始指骂警察,叫着“强奸犯”、“杀人犯”。而当救护员、消防、甚至的士驶过时,街坊还会起哄、叫好,甚至鼓掌,似乎是为了讽刺警察。最后警察重新组队,继续沿着沙咀道向西走去。这时更多街坊也从各个小巷子里走了出来,在远处跟着警察,继续叫着口号“杀人犯”,“强奸犯”。

21:24 对峙

原本以为警察会回到大河道对面那些警车上,没想到一转身他们停了下来,又举起了蓝旗。这次没有放催泪弹,而是向着跟着他们的街坊,直接冲了过去。

对于警察的冲刺,最有效的选择是规避,避开锋头,走入巷子或者大厦里面。但事实上因为街上没有黑衣人,所以这种冲刺纯粹属于驱散办法之一,警察也没逮捕任何人。

警察拐进川龙街,不准街坊进入,里面似乎在围查某些人,不时传来争论和叫骂声。这时我们看见一位长发中年男士对着其中一位警察说“阿Sir,你们能不能不要在这里发射那么多催泪弹啊?这一区有很多老人院的。”

但周围街坊又越聚越多,尤其是对面街上的。警察也接到增援,在沙咀道路中心排开。这时警察和街坊就进入了“对峙”的状态,街坊叫骂警察,远处还有人用镭射笔照射,而警察不时用枪指着街坊,并用大声公喝令街坊停止挑衅。

这时有辆黑色七人车开进了沙咀道,向警察这边缓缓开过来,围观的街坊也跟着起哄。警察瞬时紧张起来,前排举枪瞄准,后面有警官用喇叭命令七人车掉头。但路面狭窄,车不知怎样掉头,虽然速度减慢,但并没有停下。队里的警官下令开动,在路上的几十名防暴就端着枪,举起橙旗和黑旗,向七人车的方向开了过去。

于是街对面的记者、FA、“守护孩子”成员和街坊也跟着,和警察平行着向前走。突然间一阵骚动,警察似乎认为受到了威胁,将枪口指向了这群人。还没来得及警告,就传出两声枪响。虽然发射的应该是布袋弹或者橡胶子弹,但人群仍然立刻惊叫散开,退后好多米,回过神来之后,记者群里有人开始大声斥责警察“这边没有任何冲击你们的意思!”

这时七人车已经退了出去,警察因此也停下脚步,原地待命。街坊的辱骂声不绝于耳,远处更传来声嘶力竭的怒吼声。

22:00 清场

过了10点,街上人群逐渐散去,警察最后也顺着沙咀道回到了警车上。

以为结束了,我们开始往回走。但有些警车又在川龙街对面停了下来,从对面又走来几个警察,将我们前面的两个30岁左右的男子带到一边,搜查他们的背包。

这时周围的街坊已经寥寥无几,无人起哄,被截查的两人也很合作。

我们尾随这几名警察绕回到熙熙攘攘的众安街,发现很多记者钻入南山大厦旁边的巷子里,我们也跟了进去。突然警察向相反方向跑了过来,似乎是要堵截另一边的示威者。于是我们退回到众安街上,发现警察在千色汇附近抓到一个少年。不过翻了他的背包,没发现什么罪证,过了一会就放了。

但是整晚不停发生的情况再次出现,警察的截查吸引了大批街坊围观、叫骂。甚至当警察用强光照射天台时,也被街坊指责:“上面是小孩子啊,你们要干什么?“

于是警察立刻又摆开架势,举起黑旗,叫周围街坊不要在此逗留。

我们和一批记者随着警察沿着众安街向前走,但警察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,反方向开始清场,我们在海坝街被漏下,原本打算跟着他们向南走,没想到他们又回头。于是我们和另一个街坊被堵在了一个门道里,警察在我们面前经过,当有警察盘问我们是否住在“这里”时,我们回答是。

他们走后,我们就退回到海坝街。没想到身后警察又举旗,又举枪。我突然意识到这次可能是来真的,就叫Betty跟着我,向巷口跑去。直到身后响起了枪声,但我们在催泪烟还没到达的时候就钻进了巷子。

穿过阴暗的巷子从沙咀道跑出来时,看见大批警察正向东跑去,于是我们沿着咸田街回家(22:50)。

总结

现场有几种人:

  1. 警察:这次只见到防暴警察和速龙小队。

  2. 记者:现场记者可能超过50人,穿荧光背心,大多数人戴头盔和防毒面具。

  3. FA:First Aider,自发的或者是有组织的医疗救护员,多数也有头盔和防毒面具,其中还有几个非常专业的外籍人士。

  4. “守护孩子行动”成员:由银发族、家长、社工、护士组成的队伍,在警察和示威者之间扮演缓冲的角色。多数穿着荧光衣,也有头盔和防毒面具。

  5. 黑衣人:Black Bloc,全身黑衣,有一部分也有头盔面具。这些人在架设路障之后于20:15分离开现场。

  6. 街坊:穿着普通装束的市民,有小部分人戴口罩。

警察的行动有几个明显的目的:

  1. 清除路上示威者建立的路障。

  2. 抓捕建立路障或者犯下其他违法行为的人士:黑衣是最明显的例子,但警察第一次进攻之后黑衣人就撤退地差不多了。所以警察后期的几次扫街清场会集中在截查年轻人,搜查他们的衣袋,看是否有“作案工具”。

  3. 驱散路上聚集的人群:可以控告被捕者“非法集结罪“。条文指凡有三人以上聚集,并作出扰乱秩序的行为,意图导致他人认为该集结会破坏社会安宁,或害怕他们会籍此激使他人破坏社会安宁,即属非法集结。但现场不仅很难判断人们是否属于非法集结,而且警察的行为也非常容易激怒街坊,而激烈的行为不仅会民怨,还会造成警民冲突,最后变成“维持秩序”反而导致“秩序被破坏”的怪现象。

警察行动的有效性:

  1. 路障清除非常有效。这一目的在20:30之前就已经达到。

  2. 抓捕行动:我认为虽然带走了两位黑衣年轻人,但因为黑衣人的提早撤离,这次行动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。

  3. 驱散人群:我认为催泪弹的使用在这次行动中没有必要。首先防暴进攻时路上的黑衣人已经撤离,而第一次进攻时沙咀道上并没有“大规模人群聚集”。所以催泪弹的使用除了将少量人群驱赶到小巷里之外,没有太大作用。相反,等催泪弹散尽之后,警察的出现反而使街坊聚集,造成骚动。可以看出第二次跑步进攻的效果其实和释放催泪弹差不多,虽然两者都不可能将街坊完全驱散。所以最后警察使用了清场的方式,将所有人员逐离众安街,但此时已是10点之后,街坊如果不是因为警察,也会很快散去。

虽然这是一个“开花”的抗议活动,但我们这次主要只见到警察的行动,大部分示威者在警察到来之前就离开了,所以没有见到警察和黑衣人的冲突。这和我前一天所观察的将军澳尚德攻防战几乎相反。

但是,因为是荃湾旧区,警察出动之后无可避免地和街坊发生冲突。大部分街坊似乎只是围观群众,所以我无法判断他们的政治倾向。但面对警察时,很多街坊情绪都有波动,人群会发生鼓噪,很多人还会叫嚣口号,甚至辱骂警察。

整晚不停地在发生一些小规模“事件”,但没有发生大规模冲突,但我认为这是香港这几个月街头最常见的现象。在警察到来之前,黑衣人就已经转战其他地方,或者已经散去。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大部分双方接触的镜头,都是在长达几小时的猫捉耗子的游戏中,仅有的几分钟时间时发生的。

除了一开始的几十发催泪弹,以及两枪布袋弹/橡胶子弹,以及后来在众安街发射的催泪弹,我没有亲眼见到警察使用实际武力抓捕示威者(但据报道千色汇门口的年轻人是被武力制伏)。

Made with by Agora